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开复 > 我的爱情故事

我的爱情故事

最好的爱情,并不是终日互相对视,而是共同眺望远方,相伴而行。他们眺望着的,始终是同一个方向。

——《小王子》

我的婚姻始于初恋,初恋始于相亲。

相识那年,我大三。

次年,初恋女友成为太太。

那年,我21岁。

34年相伴,我依然感到庆幸。

庆幸遵从家人安排,参加了相亲,

庆幸遇到你。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太太,也给期待爱情的年轻人。文末我分享了我的婚姻相处三原则。 


我的爱情故事

我11岁跟随哥哥到美国读书。临走之前,妈妈警告我:不能和美国女孩交往。

从高中开始,身边的死党们开始毫不忌讳地对我大谈特谈女朋友了,但我特别害羞,一谈到这个话题,我就会满脸通红。到了大学以后,我不是沉迷在桥牌里,就是忙于暑假打工赚足学费,因此感情生活一直是一片空白。

1982年6月,我回到台湾度大三暑假。我并不知道,这个时候家里所有的人都在张罗我的“终身大事”。

后来姐姐们告诉我,妈妈在那个暑假之前,就开始部署一切相亲事宜了。妈妈决定无论如何,都要为我安排一位台湾的“交往对象”。妈妈一声令下,姐姐们纷纷开始行动起来。

在我回台湾之前,她们已经列好了一份名单,准备让我进行轰炸式的相亲。那个时候,我还从未跟一个女孩约会过,这样的安排让我既期待又有些畏惧。

“没看太清楚,是不是也太文静了?”

记得当时第一次相亲时,那个女孩无可奈何地告诉我:“其实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来相亲是被爸爸妈妈逼的,因为他们不喜欢我的男朋友。”我回到家后,心里想:“相亲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但是,仅隔一周的第二次相亲,我就奇迹般地遇到了一生中的真爱。她就是我现在的太太。说起那次相亲也是颇有意思。我父亲李天民和她父亲本来就是同事,两个爸爸在工作方面很熟络,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让自己的儿女在一起这回事。     

有一天,他们的一位共同的朋友冯伯伯无意间对我父亲提起。我父亲一听,立刻动心了,趁着我在台湾,爸爸组织了两家人的聚会,当然,我们两个年轻人也被明确告之了这次聚会的目的。

那次聚会,超大的桌子旁边坐了两家的十几口人,大人们没事人似的热热闹闹用四川话谈论政治,谈论谁谁谁又退休了,谁谁谁又提升了,好像没有相亲这回事。在忐忑中,我看到了坐在我正对面的“相亲对象”。

这是一个梳着长头发、长着甜美娃娃脸的女孩子。她坐在那里,真是相当的安静,举手投足也很淑女。这就是她留给我的第一印象。不过,因为我们隔得太远,又都比较害羞,当天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

回到家里,父亲问我:“你觉得她们家女儿怎么样?”我一头雾水地说:“没看太清楚,是不是也太文静了?”

后来我太太回想起25年前的往事说,“当时我爸也问了我的感觉,我对我爸脱口而出,印象实在不怎么样啊,他一言不发,表情又好严肃,几乎不怎么正眼看我,简直是在耍大牌呢,觉得自己是美国名校的就了不起!”

我委屈啊。我不说话,是因为那么多长辈,我一直没有机会说话。我不看她,是因为不敢正眼看她。

“再也不要安排相亲了,我遇到了真爱

然而,对方这些不痛不痒的话语,经过冯伯伯的传播却完全变了风向。

我听到的回馈是,“她女儿觉得你挺不错的。”而传到她那里的信息则是,“他儿子特别喜欢你!”我们两个人当时听到对方这样的表态,都觉得,再接着见见面也无妨。

我还记得我和她的第一次约会。这个安静的女孩,真的开始吸引我,她的一颦一笑非常温柔,表情也十分可爱,而且说起话来轻言轻语的,有一种单纯又温婉的气质。

和我一样,她也没有什么与异性交往的经验,但是我们一开始就很投缘,彼此开着玩笑。记得第一次约会,我就开玩笑逗她。她问我,今天去看什么电影?我打开手边的报纸,装作仔细研究的样子,然后认真地说:“今天有一部《装修内部》看起来不错啊!”她兴高采烈地说:“是吗,那就看《装修内部》吧!”我就当真带她到了那个电影院。到了那儿,她才发现被我耍了。电影院在进行“内部装修”呢!

玩了一整天回家,我累得躺到床上,但是一整晚都无法入眠,回味着那天的每一分钟。第二天起来,我对姐姐们郑重宣布:“谁也不要再给我安排相亲了,我现在已经找到想要的人啦!”

李天民的儿子又来找谢小姐啦!

自从那一天开始,我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个人的存在,我开始用整个暑假来约会。在一次又一次的约会中,我们的感情逐渐增进。每天晚上回到家里,我都回味着我们去过的每一个地方,看过的每一部电影。

后来,我每次去她家找她的时候,都要在路上买一束玫瑰花送给她。结果,她的邻居一看到拿着玫瑰花的人来了,就都知道:“李天民的儿子又来找谢小姐啦!”

从此之后,我开始全力以赴地对待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感情。得知她们家住在台北郊区内湖,对繁华的台北市区里的馆子不熟悉,我让姐姐们给我列了一张长长的餐馆名单,包括我们家平时尝试过的所有好餐馆,我决心带她一家家去吃。而姐姐们特别支持我多多付诸行动,她们甚至每人给我捐了一笔“恋爱经费”,让我有实力去对女朋友好。那个时候,我对她夸下海口:“要带你吃遍台北!”

除了席卷台北的餐馆,流连在士林夜市,我们还昏天黑地地泡在台湾的甜品店里,记得我们经常要雪王和刨冰吃。有一家店号称自己有60多种口味的冰淇淋,而我们去的次数太多了,已经把每一种都吃了个遍。

交往过程中,我发现她除了可爱、纯洁,还是一位罕见的传统中国女性。为了家,她心甘情愿地付出一切。每天一大早起来,她抢先把家务做了,扫地、买菜,生怕她年迈的外婆和身体不好的母亲劳累。父亲生病时,是她整整一个月睡在医院照顾。家境拮据的时候,她退掉学校的餐费,自己做简单的菜吃。为人处世,她总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这一切都深深地感动了我。

到了暑假后期,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深。到了回美国的那一天,我和她约定,尽量多给对方写信。

开复式“肉麻情书”

回到美国后,我们开始了鸿雁传书的一年,我一两天就给她写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向她诉说美国的大学生活,还有身边的各种趣事。

写信对我来说,是一天中最幸福的事情,我可以毫无保留地和她诉说任何事情,也表达对她的想念。而她的来信也是一两天就会飞到我的手里,不过就比较含蓄,虽然也谈论很多事情,但是没有那么炙热的语言在里面。其实,那是她一贯的风格。

有一次,我突发奇想,把她给我的来信先复印一份,然后把复印件上的字一个个地用剪刀剪下来,再用胶水贴到另一张信纸上,组合成了一封新的“肉麻情书”,在信上,我告诉她,你以后写信的风格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段)开复:自从你回美国后,我三天三夜仅是看着月亮想着你。我好不习惯,很伤心,很难过,真痛苦!我为你断肠,一蹶不振,甚至多次想不开。我常常cry,现在已经欲哭无泪。你是那么的聪明,可爱,温柔,体贴,完美!

据说,她接到这封信以后哭笑不得。

你愿意嫁给我吗?

1983年,还不到21岁的我正准备开始读博士。而同时,另外一个想法也慢慢地涌上了我的心头:

我想在走入这人生的下一个阶段的时候多一个伴侣,让她陪着我选择,陪着我走人生路。我不一定将来能够成功,但是,我希望能够让她快乐,给予她幸福。

在信件里,我表达了结婚的想法。但是,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说,真的是太突然了。她后来对我说,她不但从来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情,更觉得结婚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十万八千里远的事情,被我一问,有点蒙了。因为她还想在台湾多待一阵,还想照顾外婆。

等待她多日考虑后,我给她的家里拨了越洋电话。我清了清嗓音,对着电话说:“我知道,这样的求婚对你来说有点突然,我们的年龄也比较小。但是我已经认定你了,我相信你也认定我了。所以,”我顿了顿说,

“你愿意嫁给我,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快乐的男人吗?”

电话那一头几乎是沉默了半分钟,我才听到了一声“愿意”。后来,她告诉我,她感动得哭了。

在1983年8月6日,我们在台北举行了婚礼。

我的婚姻相处3原则

现在有些年轻人得知我一辈子只有一份感情,或者说第一次恋爱就结婚了,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尤其是我在21岁就组成了家庭,感到有点震惊。

其实,对于我来说,正是因为有了稳定的感情依靠,使得我在美国读博士期间,不再感觉到孤独,也让我有了心无旁鹜、全力以赴做科技研发的动力。

妻子这34年来任劳任怨,相夫教子,对家庭付出极多。对她的家人,她总是充满着爱心,永无止境地奉献,无论是每天六点起来为全家榨新鲜果汁,还是亲手缝衣服和被子,或者是把衣服烫得笔挺,我们生活里的每一处都能看到她的关怀。

在我繁忙的时候,她照顾着我。在我专注工作的时候,她从不抱怨。在我职业生涯进入低谷的时候,她安慰着我。我遇到过很多次职场的挑战以及生活地点的转换,都是在她的陪伴支持下度过的。

在这34年的婚姻里,我们相伴走来,拥有了太多太多浓得化不开的亲情与感动。

也有年轻的朋友问我,婚姻相处之道。我有三条原则奉上:

最后,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推荐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