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开复 > 李开复:向机器人收税是“噱头”,超额利润获得者应交税

李开复:向机器人收税是“噱头”,超额利润获得者应交税

本文出自采访,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话题,跟大家分享我的观点。

2019年冬季达沃斯论坛于1月22日-25日在瑞士达沃斯举行,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在论坛期间接受网易号外专访。关于未来机器人收税的话题,李开复认为,机器人收税是一个噱头,中国机器人最多的企业是富士康,但是富士康的利润被苹果赚去了,所以如果收税,谁把钱赚走了应该向谁收。

 

1月23日,世界经济论坛宣布成立“AI council人工智能委员会”。李开复和微软总裁Bradford L.Smith 出任联席主席,李开复在发布会上表示,在人工智能带来巨大利好的同时,人们也开始面临新的挑战,例如人工智能的伦理道德问题、个人数据保护、取代人类工作等,AI委员会将致力于帮助人们解决这一问题。

 

在谈到AI对人类带来的挑战问题时,李开复表示未来是不是都靠规则和治理来解决挑战,这不一定,但他认为最好的就是先了解这些问题是什么,了解怎么做可以是最好的管理方式。未来AI或许也可以通过自律的方式,或者靠一些专业的人解决专业的事情,这些在李开复看来,也是可能的解决挑战的方式。

 

达沃斯论坛期间,嘉宾们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话题讨论热烈。此前有观点称2019年AI领域的投资会降温,医疗健康领域会变热。对此,李开复表示,医疗因为有一些结构化的机会,比如说医保的调整,还有私人可以做诊所等等,确实会带来一些机会。但他认为是AI不是降温,AI只是估值合理化。(网易财经 发自瑞士达沃斯)

 

以下为采访实录:

 

向机器人收税只是“噱头”

 

网易号外:您曾经说人工智能会导致大量的失业, 那么您怎么看待关于未来向机器人收税的话题?

 

李开复:我来先澄清几点,第一个我不是预测大量失业,我是预测AI可以取代这些工作。如果我们好好的帮这一批下岗的人,如果我们能把新的岗位设计好,其实失业率不会高。所以重点是我们要不要把这个准备做好。

 

比如说在美国亚马逊,就提供员工重新训练服务,让员工从零的换岗位训练,不是说把你的岗位做得更好,而是说你这个工作要消失了,我帮你去转。亚马逊愿意四年花4.8万美金在每个员工身上,都是可以想像未来五年里,亚马逊潜在的“下岗”员工,比如拣货员。

 

换个角度思考,亚马逊不就是中国的淘宝、京东吗。拣货这个工作五年以后肯定要被淘汰的,所以公司需要提前将拣货员训练成为一个不被取代的岗位员工。所以重新就业的事情是一个疏导的过程。

 

机器人收税只是一个噱头,机器人怎么收税呢?中国机器人最多的企业是富士康,富士康的利润高吗?利润是被谁赚去了?被苹果赚去了,所以要收税还是要从谁把钱赚去了向谁收。所以机器人的税只是一个说法,它的背后的含义是谁取代了这个劳工,而且从中获利了,就要贡献一些他们的利润出来,来帮助这些下岗的人重新培训,重新上岗。但是你不能说谁做机器人就谁付税,这样就太直接了吧。

 

网易号外:您的意思是收还是不收呢?

 

李开复:收。

 

 

超额利润获得者应交AI税

 

网易号外:您也建议收税?

 

李开复:对,但是我觉得不要再创造太多新的东西出来,人类已经上千年赋税给国家了,那就钱谁赚的最多谁付吧。整体来说谁得了超额利润,就应该由谁交税。但你不要针对性的说是富士康付,还是苹果付,还是谷歌来付,这个真的讲不清楚了。所以我觉得就是把最富有的人课税。

 

比如说AI会让很多公司有不可想象的利润,那我们可以把大部分的税还是保留在现在的阶段,但比如说你每一年利润超过100亿美金的,那你就要付比如说50%的税,你如果利润超过500亿美金的,那你可能就要付70%的税。当然你说70的税怎么这么高?但是我只收那些赚特别多钱的公司。那这些赚特别多钱的公司可能都是AI带来的。也会有一些不是AI带来的,但是它贡献一下,因为你真的要去划分谁取代了工作,这个就很难说了,我觉得这个就变成无法追溯。

 

人们没有必要在已有明确制度的领域里面来做创新,收税是这么多年收下来的。

 

 

警惕AI的“数据偏见”

 

 

网易号外:人工智能未来普及了,会给人类带来哪些麻烦和挑战?

 

李开复:比较简单的就是个人数据的保密问题了,你的个人数据可能被卖给一个公司,它用各种方法来骚扰你,从你这边赚钱,但没有得到你的允许。

 

第二个挑战是“数据的偏见”。在美国有些例子,人脸识别识别不出黑人,还有公司用AI来筛选员工,最后怎么都是男的。因为它的训练数据不够,没有均衡。

 

到三个是很多人希望在人的生命跟健康方面,要更慎重,比如自动武器。由机器决定杀人的这样的武器,这个我们怎么去管理,然后国家之间怎么样彼此承诺我们不做什么样的事情。

 

还有就是怎么样把AI的安全做得足够好,因为AI要黑客黑进去的话,跟黑到手机跟PC是不太一样的。黑到AI里,可能就是把你数据调一调,恐怖分子的脸就识别不出来了,无人驾驶就看不到这辆车了,这些黑都是过去没有看过的黑客的方式。还有一些真的比较隐私方面,比如说前一阵有一种说法,有一些App会偷偷的把你的麦克风打开,偷听你讲话,然后根据你讲的话,它来针对性的投放广告给你。这个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是有人就是说我讲了一个这个什么,没有别人知道,怎么突然一个广告就来了。这个就会可能觉得是一种隐私嘛。

 

AI有一个问题,它的好处跟坏处是双刃剑,它可以让一个公司的管理层去调整它的目标函数。所谓目标函数就是通过一大堆数据制定一个策略,最大化公司的利润,最大化每一个用户留存的时间,或者最大化日活等。这样公司就可以把商业指标很精明的转换成了AI的优化,公司就变成了一个印钞机,或者是吸引眼球的机器。结果Facebook就是过分依赖AI算法,让太多的人去看它的信息流,信息流就会不经意的察觉到有些用户可能是有偏见的,比如说对黑人的偏见,那它就会放一些让他想看的偏见性的东西,然后就会让这个偏见越来越强。

 

因为AI是单一式的优化,AI不能看清楚一些间接、误伤或者是无意的这种负面的结果,怎么降低AI的“数据偏见”的发生,是需要思考解决的。这个问题的解决是否要依靠国家治理,我认为这不一定。就像我们写软件,用什么样的编程,来降低bug,这个现在都有很多体系了。是不是AI的过程也是一样,可以考自律和专业的解决方案来处理。

 

 

AI投资不是降温,只是估值合理化

 

网易号外:有人说2019年的时候,AI投资会降温,医疗健康领域会变热,不知道您怎么看?因为创新工场也投了医疗。

 

李开复:有。医疗因为有一些结构化的机会,比如说我们的医保的调整,还有私人可以做诊所等等这一类的,确实会带来一些机会。但是AI不是降温,AI只是估值合理化,我觉得应该这样说。

 

文章来自网易。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