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李开复 > 李开复:深科技投资时代来临,但科学家不要都去创业

李开复:深科技投资时代来临,但科学家不要都去创业

在李开复看来,泡沫在硬科技投资已经存在,用互联网行业此前常用的“创造行业霸主”的方法投资科技公司,即不符合硬科技行业逻辑,也并非明智之选。

 

整理丨王满华

来源丨投中网

 

近两年,硬科技赛道持续火热,一笔笔热钱投向市场,科技投资迎来前所未有的热度。

 

躬身人工智能行业四十余年,李开复深切感知到深科技的投资时代已然来临,“专精特新”存在大量投资机会。为了适应外部变化,精准捕捉投资机会,创新工场将自己定位全周期全链条布局的Deep Tech VC,并在人工智能和前沿科技、机器人和自动化、半导体/芯片、医疗科技、企业服务软件等多个赛道积极布局。

 

机遇与风险并存,过热往往伴随着泡沫。在李开复看来,泡沫在硬科技投资已经存在,用互联网行业此前常用的“创造行业霸主”的方法投资科技公司,即不符合硬科技行业逻辑,也并非明智之选。对于“资本追逐科学家”的现象,李开复也向投资人发出呼吁,不能把所有科学家抓去创业,否则会是一个灾难事件。

 

李开复认为,当下正是硬科技创业的最佳时期,他期待未来有更多科技造福人类,更期待科技在中国的崛起。

  

最大的投资机会在硬科技

专精特新创业浪潮风起云涌
 

投中网:过去一年相对低调,你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哪里?

 

李开复:过去一年,创新工场发现最大的投资机会在硬科技,尤其是“专精特新”领域,因此团队加深了硬科技赛道的布局,比如半导体/芯片、机器人和自动化、医疗科技等。同时,创新工场团队有一批顶尖的交叉学科人才,也在探索不同创新技术跟传统医疗领域的交叉落地,包括AI+医疗、传感器技术应用于消费医疗器械、自动化和机器人技术应用于手术机器人等。

 

投中网:2021年,科技投资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热度,你说过“中国进入了硬科技创业最好的时代”,这一年感知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李开复:高科技人才的创业激情正在被火速点燃,在中国良好的硬科技创业浪潮下,这些创业者不仅技术顶尖,而且技术商业化速度也越来越快。

 

过去的十年,大家认为最火热、最充满激情的创业者来自移动互联网。因为它的发展速度足够快,像王兴、张一鸣,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崛起的成功创业者代表。而另一方面,大家会对那些比较传统的高科技人才,比如自动化专家、芯片专家、遗传学专家、生物学专家表示担忧,担心他们步伐慢一些,跟不上迭代速度极快的“创业大潮”。

 

但是过去这一年我们看到,就是这一批人,用最勤奋的工作、快速的奔跑,证明自己和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的那些创业者一样,能够快速拥抱硬科技创业浪潮,创造出中国创业界下一批的奇迹,而且做得丝毫不逊色。

 

硬科技投资存在泡沫

科学家创业需要补足短板
 

投中网:创新工场关注的硬科技赛道现在很“卷”,投资金额和集中度都非常高,就你观察,这一波科技投资的热度会持续多久,是否已经存在过热和泡沫?

 

李开复:今天一些高科技公司,确实有一些存在泡沫,但不是整个行业或是技术的泡沫,而是单个公司估值被炒得太高的泡沫。

 

泡沫的背后,一方面是大家看到了科技的重要性,觉得它真的可以改变世界;另一方面,来自一些VC过去的习惯——当看到一个很强的创业者出现时,就想给钱、多给钱,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成为一个行业的领跑者。

 

但这样的投资逻辑放到硬科技领域已格格不入。硬科技创业强调创业团队要用顶尖技术和产品来构筑“护城河”。硬科技领域竞争相对更加健康和理性,并不是一个零和游戏,不同的垂直细分赛道都有机会跑出“隐形冠军”。一家机器人公司或者芯片公司哪怕处于市场领先位置也绝对不代表它能抑制住其他公司发展的空间。

 

我希望更多的VC摒弃过去互联网“快速制造行业霸主”的打法,而是更多地去理解硬科技创业的本质,了解每一个创业者的长板和短板,思考怎么帮助他弥补短板。这些才是我们VC机构更应该关注的问题。

 

投中网:“深口袋”玩家正在不停涌入风险投资市场,而且在向更早期拓展,科技投资人要如何应对这场激烈的竞争?

 

李开复:对于一个硬科技创业者而言,他需要找的投资不一定是钱最多的,而是懂技术懂产业,甚至是能说一样的科学家语言,能帮助他们进行技术交叉落地的复合型投资人。所以VC在硬科技投资,怎么证明自己的价值独特,并且能够将其赋能给创业者,帮助他走得更好更远,是至关重要的。

 

每一个VC都有自己绝对的优势,定位Deep Tech VC的创新工场独特优势拥有业内顶尖水平的技术投资团队,同时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擅长“AI技术赋能”,因此我们善于通过“研究、发掘、交叉、落地”四步骤,寻找最佳的硬科技投资标的,同时通过“深度孵化和全面赋能”模式,帮助硬科技创业者寻找最佳落地场景,帮助更多的硬科技公司走出技术商业化的死亡谷。

 

投中网:目前,投资机构正在热烈追逐博士、院士、科学家,大家都说科学家创业的春天来了。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科技是当下投资最关键的商业变量吗?

 

李开复:对于资本追逐科学家,我是抱着喜忧参半的态度。

 

一方面科学家被资本热捧,创造巨大的经济价值,对年轻人投身科学有一定的引导作用,也能让这些科学家多年的努力得到好的经济回报,这是值得高兴的好事。

 

但另一方面,我认为不能把所有的科学家都抓去创业,这是一件灾难性的事情。因为我们非常需要有一些顶尖人才投身科研。在取得科技突破之前,不去考虑技术产品化,进而商业化的问题。

 

科技创业需要科研出身的高科技人才。但那些有诺奖潜质、愿意在没有商业束缚的环境下做纯科研探索的科学家,则更应该留在科研单位里,因为第一,这是他们选择的方向,也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第二,如果把这批人挖空了,中国以后的科技竞争力源头又来自于哪里?第三,这些纯科学家真让他去做CEO、管公司,也未必能够做得很好。科学家创业又面临“长板特别长、短板比较短”的问题,比如具体执行、赚钱、产品、用户需求等方面,科学家可能不一定懂。如果他们下定决心出来做技术创业,则需要像创新工场这样的Deep Tech VC来补足短板,跨越早期创业的“死亡陷阱”。 

 

投中网:你说过科技最难的不是提早布局,而是在最恰当的时间点去布局,当下哪些赛道正值最恰当的时间节点?接下来一年,创新工场重点落子的赛道都有哪些?

    

李开复:首先是人工智能领域。这是我们投得最早也是最成功的领域。从商业领域落地来划分,我们在“AI+制造”领域投资了创新奇智,在“AI+企业转型”领域投了第四范式。当下,我认为AI和其他科学领域的交叉将会带来新的投资机会。

 

第二,机器人和自动化领域。中国是著名的“世界工厂”,而今正面临着来自其他人工较便宜国家的竞争,对于我们来说,最好的出路就是自动化,不仅能缓解现在企业的“用工荒”,能帮企业大幅降本提效。创新工场会继续这个领域寻找技术交叉落地的新机会。

 

第三,半导体/芯片领域。首先,中国必须要在这个“卡脖子”领域发力,就要在自己的能力半径内做自主创新和迭代,夯实基础之后再扩大和完善自己的产业链,做到循序渐进的“补链强链”,这个过程不可一蹴而就;其次,创新工场在寻找的创业者不是模仿者,而是能在这个领域做出真正技术突破的领军人才。最后,创新工场更青睐会寻找一些有大客户资源的项目,比如做汽车芯片的,有汽车行业的合作伙伴,做云芯片的要有云生态的合作伙伴。

 

第四,医疗科技。现在整个医疗健康行业都在数字化,数字化之后就是AI化,在不远的未来,“AI+医疗”将在疾病预警、诊断、治疗、监测、长期管理等方面辅主医生进行诊断和治疗。

 

我们最新提出的观点是,中国医疗产业正在开启 “医疗 + X” 交叉学科的创新增长范式。跨界交叉和融合创新是现在医疗健康行业发展的大方向,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随着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新材料,集成电路等半导体技术,传感器技术,生物化学,光电技术等交叉学科的快速发展,大量跨界人才进入了蒸蒸日上的医疗健康赛道,迅速推动了“医疗+X”交叉创新的发展。

 

除此之外,我们也在探索一些新的领域,比如新能源、新材料,我们认为这也是未来重点发展的方向。

 

创新工场转型偏早的Total Capital

深科技投资时代终于来临

 

投中网:创新工场正在从早期投资机构向 Total Capital 转型吗?赛道、阶段和弹药储备是否也在相应调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李开复:创新工场目前投资覆盖三个阶段:天使、VC和成长期,仍然是偏早期的Total Capital。目前三个阶段的弹药都是充足的。

 

创新工场目前全周期全链条的投资布局,能够从三个阶段去助力硬科技领域的创业者。做多阶段投资的最大挑战在于:投资阶段不一样,方法论和打法都不一样。早期投资主要是看人和要出手快,当你判断出技术顶尖团队靠谱且行业积累深,就要尽快扣动扳机,因为好项目抢的人太多了;AB轮则更需要去考虑如果让技术商业化的问题,比如产品落地、如何快速迭代满足用户需求;成长期看得更多的是商业模型、扩张策略,以及扩张中会面临的挑战等等。

 

创新工场让这三个团队在同一环境里彼此切磋学习,鼓励内部的思辨和火花,而不是做一个“大锅饭”,能够打造这样一个氛围和分工,我觉得是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不过总体来说,在整个创新企业的链条中,我们擅长和兴奋的,还是偏创新曲线的早中期投资。

 

投中网:你早在四十年前就开始关注 AI,过去五年 AI 迎来投资高峰, 创新工场也迎来一波收获期,创新奇智、第四范式、旷视科技都已或即将 IPO。这 40 年间,你最正确的决策和最遗憾的事分别是什么?未来十年,您最想要的人生角色又是什么?

 

李开复:过去十年,我们投了很多改变世界的技术创业公司并为他们感到自豪。看到这些创业者从青涩走向成熟,有的已经成为行业大佬。能够帮助更多年轻创业者,创造出用户价值和商业价值,这是让我特别欣慰和高兴的事情。

    

还有一个让我兴奋的,就是看到深科技的投资时代终于来临了。这一直是我个人的梦想,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将更多具有挑战的科技,用人人可用的方法造福人类,这也是当年我选择人工智能的原因。

 

今天,我看到这个时机终于来了,不只人工智能,在各个不同的领域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比如生物科技、新能源、芯片,还有未来的量子,它们能带来的改变都是特别巨大的,这让我觉得真的生逢其时。

 

未来十年,我希望我们投资的公司能够继续茁壮成长,成为不只是能赚钱而且是能造福人类的伟大公司。另外,我希望能看到中国在科技方面的崛起,这个是我们生为中国人,都非常期待的。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