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09年12月07日 13:10

给创新工场求职者的一封信

创办创新工场的两个月里,我每天都在不同场合感受到国内创业者及有志于创业的大学生的热情与朝气。我们发出了大约三十封邀请,大多数也决定加入创新工场。这多多少少证明了我当初的想法:中国有着足够多的和我们志同道合的、人品好、有创业精神、扎实的计算机基础和团队合作精神的青年人。

不过,在我和很多青年朋友交谈时,我也看到很多人的疑惑——特别是那些尚未毕业但怀揣梦想的大学生。一些非常聪明的学生朋友也会有一些极为朴素的好奇:如果我可以加入一家已经成功的公司,直接过上很舒适的生活,为什么要创业?大学毕业后,是不是只有大公司才能帮助我成为一个卓越的技术人员?如果创业失败了,而我在这几年里又做出了很大的个人......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3:09

12份大学申请-新书选载

12份大学申请-新书选载

1978年年底到1979年年初,我已经是一个十一年级的美国高中生。这意味着,我将迈出人生至关重要的一步,申请大学。

我像所有的优等生一样,对高等学府里的生活充满了向往,我的梦想一直是做一个哈佛人。不仅是因为哈佛大学的光环,也因为我一直把学习法律当做我的目标,并把学习数学当做我的“后备”,而哈佛的这两个专业都是全美最好的。我也曾经充满了无限的信心,因为我是全校公认的最活跃、最聪明的好学生之一。每年哈佛会在我所在的高中平均录取一到两个人,充满自信的我坚定地认为——“今年就是我”。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一向顺风顺水、几乎没有遭受过重大挫折的我,遭遇了第一次在我看来比较严重的打击。SAT成绩出来了,......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3:09

高中时创办公司的经历-新书选载

高中时创办公司的经历-新书选载

1977年,我第一次参与了美国Junior Achievement (JA)组织的“高中学生创业尝试”课程。学生将在商业志愿者的指导下创办一个学生公司,发售股票,召开股东会,竞选管理者,生产和销售产品,财务登记,开展评估,清算公司。通过学习和实践,来学习商业运行的方式,了解市场经济体系的结构和它所带来的效益。

参加这个课程,将由学生担任员工并推选一个总裁,由总裁来设定公司名称、产品的推出,以及目标客户。当年,我被推选为主管市场的副总裁,负责销售。

记得那一年,我们所创立的公司非常简单,就是从当地的建材市场买来钢材,然后让学生们利用周末的时间到工厂里来加工这些钢材,我们把钢材切割成很小的一块块圆环,然后在圆环上......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3:08

在圣玛丽学校感受到的东西方教育差异-新书选载

在圣玛丽学校感受到的东西方教育差异-新书选载

圣玛丽学校将近两年的生活可谓波澜不惊,但也有一些小插曲。

由于橡树岭有著名的原子弹实验室,也有大片大片的农田,因此,圣玛丽学校既有科学家的孩子,也有朴实无华的农民的孩子。

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很多人对中国谈不上什么了解。在橡树岭这样的小镇上,人们对中国的了解更是片面,他们甚至常会把Taiwan(台湾)和Thailand(泰国)弄错。因此,长着一幅中国人面孔的我,在美国人眼里,还是非常稀奇的。偶尔有知道中国的人,也在美国一片“反华”的氛围中,对中国充满了敌意和误解。

有一天,我和同学们正在上体育课,忽然有一名原子弹专家的孩子跳出来,指着我的鼻子说,“你是中国人,中国人都不好,中国人很落后的,......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3:07

攻克英文-新书选载

攻克英文-新书选载

去美国之前,我只学过半年英语,因此,语言障碍成为我面临的最大难关。刚开始,同学和老师说的话,我几乎一句也听不懂,那种感觉非常痛苦,那“催眠”一般的语速,总让我在课堂上打起瞌睡,有时候,听到同学们因为老师的一句笑话笑得前仰后合,我才从梦中惊醒,但还是摸不着头脑。天书一般的英文,开始让我有些望而却步,后来,我干脆带几本中文的武侠小说到课上去读,因为觉得怎么听也听不懂,还不如看小说。美国的教育颇为宽松,修女老师看到了,多半不会当面指责你,而是听之任之。

其实,我心里是暗暗憋了一股劲的。那么聪明的我,不应该被语言绊倒啊!于是,我找了一大本英文单词来背,经常背到半夜,不会的就一次次地翻厚厚的中英......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3:04

回忆我的父亲

回忆我的父亲

对儿时的我来说,父亲是个严肃而遥远的人。从我出生到11岁赴美之前,他给我的感觉,总是有一点点沉默和神秘。他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每天待在书房里,或踱着方步,或不停地写作。

虽然来台湾多年,但是父亲一直不变的,是那满口的乡音。因此,我们的家庭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孩子们跟爸爸讲四川话,跟妈妈和兄弟姐妹讲普通话。所以,一直到现在,我依然可以讲出很多四川话。听到川音,还觉得分外熟悉亲切。

在印象中,父亲言语不多,也不爱逗孩子们笑。所以,在我们的感觉中,母亲的爱像太阳,温暖、无私而透明,父亲的爱则像月亮,冷静、理性而朦胧。

我曾经一度以为父亲并不爱我。他很少表达他的感受,当我逐渐成年的......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3:03

人生第一个重要决定:念小学

人生第一个重要决定:念小学

去念小学,是我人生中自己作出的第一个重大决定,也是母亲第一次 “放权”给我。

5岁的某一天,我忽然觉得上幼儿园没意思了。因为在幼儿园里,我们每天都是唱儿歌,吃点心,在阿姨的催促下睡觉,连梦里都是听腻的儿歌,没有一点新意。我就跟妈妈说,我再也不想去幼儿园了,我想去念小学。

妈妈说:“再过一年,你就可以读小学了,要不然再等一年吧。”我扬起头,对她说,“妈妈,让我自己考行不行?如果考上了,我就读,如果考不上,我就还上幼儿园。”妈妈考虑了一下,说:“好。”

那一年,她托人让不够年龄的我参加了台湾省及人小学的入学考试。放榜那天,妈妈和我一起去看分数,结果,在第一张榜单的第一个位置就看到了......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3:03

童年趣事

童年趣事

我的出生,对全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surprise”(惊讶)。由于兄弟姐妹年龄差距很大,因此我出生的那一年,连大姐的孩子顾伟川都已经一岁了。伟川虽然比我大,但还是习惯叫我“舅舅”。在童年的时光里,只有伟川和我年纪相仿,因此舅舅和外甥总是打成一片,一起做过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家里所有的姐姐都公认,我是所有孩子里面最调皮的那一个。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模仿别人,比如模仿父亲说四川话,模仿他踱方步,还模仿电视里人物讲话的腔调。与现在呈现在公众面前“一本正经”的老师形象相比,很难相信,儿时的我是多么的无法无天。

小时候,我最想当军人,母亲就找裁缝帮我订做了一套军服。拿到军服,我抱怨没有勋章。二姐......

阅读全文>>
2009年12月07日 13:02

我的出生

我的出生

1939年,父亲和母亲相恋一年后结婚。母亲跟随父亲回到四川,小两口单住一年后,搬去跟我严厉的祖母和父亲的两个孩子一起生活。

那时候,我的母亲只有20岁,父亲的两个孩子,一个6岁,是我的大姐李开芸,一个4岁,是我的大哥李开宁,他们刚开始很排斥这个“后妈”,甚至拿东西扔她,但这个“后妈”对他们视若己出,他们后来也渐渐地爱上了母亲,一生都把她当亲生母亲看待。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母亲身心俱疲,拉扯他们十分不易。

父亲在大陆期间,和母亲生了二姐、三姐和四姐三个孩子,5个孩子让这个家庭变得闹哄哄的。

这一大家子人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竟是一场离散。

1949年初,解放战争即将结束,国民党政府已......

阅读全文>>
2009年10月12日 10:03

给女儿的一封信

给女儿的一封信

Dear Daughter:

亲爱的女儿:

As we drove off from Columbia, I wanted to write a letter to you to tell you all that is on my mind.

当我们开车驶出哥伦比亚大学的时候,我想写一封信给你,告诉你盘旋在我脑中的想法。

First, I want to tell you how proud we are.  Getting into Columbia is a real testament of what a great well-rounded student you are.  Your academic, artistic, and social skills have truly blossomed in the last few years.  Whether it is getting the highest grade in Calculus, completing your elegant fashion design, successfully selling your painted running shoe......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29日 09:51

在创新中崛起

六十年风雨,中国由弱而强,中华民族已经走进世界大舞台的中心,开始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今天,没有人怀疑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的领军地位,更没有人怀疑中国这个巨大经济体的可持续发展能力。看到成功,一些头脑发热的人可能会说,中国已经成功崛起,赶超美国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真的是这样吗?中国真的可以轻松成为经济强国、科技强国吗?中国的崛起之路如此平坦吗?

数一数中国制造,却不拥有品牌和知识产权的产品有多少;和欧美一流的大学比一比,看中国高校在代表科研水平的核心期刊里的曝光率是多少;或者,和发达国家比较一下最能转化为产品和财富的专利数量……很明显,一些盲目自信的人只看到了中国的经济总量,却看不到中国在......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22日 13:30

最后一个星期五 – My Good-Bye Party at Google

最后一个星期五 – My Good-Bye Party at Google

在谷歌公司,每个星期五都有一个派对,被称为TGIF Party,或者Thank God It’s Friday Party,员工在一起尽情地庆祝周末的来临。但是,9月18日星期五的派对却有特殊的意义,因为这是我的Good-bye party,也是我的最后一个TGIF。

从9月7日以来,一直在紧张忙碌地筹备我的创新工场的各项事宜,几乎是马不停蹄,所以神经高度紧张。Party这天,我也是从早上7:00到下午4:30整天排得满满的。但是,下午4:30,当我一走进文津酒店二层,看到精心布置的会场,看到员工们年轻的笑容,就立刻感受到一种特别温暖的氛围。

刚刚走进大厅,就有无数的员工围在我的周围,和我聊天,开玩笑,拍照。一瞬间让我感到仿佛回到了从前。不但谷歌中国的员工......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07日 10:52

我的新公司:创新工场

今天我宣布了我的新公司——“创新工场”(www.innovation-works.com)。

回顾我的职业生涯,可以说,“创新”、“中国”、“青年”是深深打动我的主旋律,今天的“创新工场”就是基于这三点,所以,创新工场看起来是一个转折,实际上却是一种自然的延续,一种跳跃中的传承。

什么是创新工场呢?

创新工场是一种新的天使投资和创新产品的整合。我们是一个公司,自己做创新产品,但是做到一个阶段,会为这个产品开一个公司,再找其他的风险投资,一起投这个新公司。所以,创新工场的产品就是更多的高科技产品。

创新工场是创业者的黄埔军校。我们会招聘最有能力最有潜力的创业者和工程师,我和我的团队会指导、培养他们......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07日 10:50

对媒体几个误解的澄清

感谢过去两天来大家对我的关注。但是,陆续看到网上有几种对我离职的误解,在这里我想明确地澄清一下,以免不知情人被误导:

误解之一:李开复离职和前一阵的“谷歌低俗内容”有关

这个事件早已平息。

从中国政府这边,政府部门在7月中约见我们。在和三个部委领导见面时,数位局长如此表示:“谷歌中国在打击低俗内容方面,态度认真。经过了我们的测试,确实在打击低俗内容方面达到了相当有效的结果。因此,我们允许谷歌中国恢复提示搜索和索引外国网站功能。”

从谷歌总部这边,有关这个事件,我可以与各位分享Eric特别给我的回馈:“你和你的团队面临了巨大的困难,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最终化解了危机。你们的工作是......

阅读全文>>
2009年09月04日 11:26

再见,谷歌

时光荏苒,时光匆匆走过了一个四年,回望过去四年我在谷歌的职业生涯,所有的快乐、成就以及曾经面对的困难与挫折,所有的这一切如同一部电影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闪过。在这离别之际,我不禁百感交集。在这四年时光里,谷歌中国从一个很小的雏形一直慢慢发展壮大,一直到今天,它成为了一家平稳,成熟,走上轨道的公司。

在整整四年的时光里,我努力地把Google“平等、创新、快乐、无畏”的精神带到中国。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是我们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与价值观,保持着超强的耐心精耕细作。

我们压抑着做更酷、更炫的产品的欲望,努力耕耘最佳中文搜索。今天,谷歌中国的搜索质量已堪称最精确、最完整、最即时。优化中文搜索后,......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31日 14:12

与周围的人想法不同 觉得孤独压抑怎么办

houbin2007:我是一名大专生,感觉周围的同学几乎都不考虑将来的事情,很多人都只要能拿到毕业证就行,而我呢,来自于农村,感觉身上有太多的压力与责任,所以要考虑很多的东西,很多想法自然与他们不同。所以平时根本就与他们没什么交流,我们之间就像两个互不相关的世界,很少发生联系。我想问下,我这样做对吗?一个人的人际关系好是不是就要与所有的人去交流——即使是强迫自己,强做欢颜?由于以上种种,我觉得自己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感觉很孤独,很压抑,很无助,很无奈,我该怎么办?

开复:我鼓励年轻人认识到这个社会中的差距,但要用尊重、包容、勇气在异中求同。无论来自乡村还是城市,我们都需要朋友,就像古谚说的“友谊......

阅读全文>>
2009年07月15日 09:37

不明了自己的兴趣,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lac198268 :我现在还是一个学生,在中国的某重点大学读书,刚开始的专业是工业设计,其实这不是我喜欢的专业,因为高考的时候发挥的不是很好,所以到最后没有选择专业的机会。

在大学期间,我的专业成绩并不是很好,但我在我感兴趣的领域做了一点东西,也取得了一点点的成绩。大学毕业,学校保送我上研究生,当时单看我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被保送的,但学校有一个创新人才保送项目,这些学生用学校的话就是“怪才,偏才”,我就是作为这样的“怪才”被学校保送上了研究生。我可以重新选择专业,于是我选择了我喜欢的机械专业。去年,我作为学校的交换留学生来到了日本。转眼间都已经八个月了,但在这八个月里常常会觉得很迷茫,不知道自己未......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7日 11:27

做最好的创新

我在《做最好的自己》一书中就曾经提到过,“创新固然重要,但有用的创新更重要”。在这个科技发展一日千里的时代里,人人都在谈创新。但是,什么才是最好的创新?什么才是真正能改变人们生活的有用的创新?一个人,一个企业该如何获得持续创新的动力,该如何增加自己在创新,特别是有价值创新方面的综合实力呢?

1. 什么是最好的创新?

很多人仅把创新理解为科学技术领域的创新。其实,创新有很多种。创新可以是一个新颖而有效的商业模式,可以是一种新的管理模式,也可以是文学艺术领域里一次开创性的实践,甚至可以是家居生活中的一个新鲜而有趣的创意……简单地说,创新就是在知识积累和生活、工作实践的基础上,由一个新颖的......

阅读全文>>
2009年06月10日 10:36

人情关系复杂让我觉得心寒

Q:开复老师,从小到大我的学习都很优秀,一直是长辈和老师夸奖的对象;同时具备较强的组织能力,一直担任大学和研究生时期的学生会主席。在“品学兼优”的光环下我留在了某大学工作,在行政管理岗位。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出色的行政领导,可是现在才发现工作中并不只是能力决定一切,人情关系的复杂让我觉得心寒,于是我在博客上发表了自己对某些领导的看法,而这确实中伤了很多人。现在我的心结一直打不开,认为领导已经对我失去了信心,我的所有努力毁于一旦,心里一直很堵,跳不出来,怎么办?

开复:人际关系的正面意义在于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是基于信任,所以人与人之间在不同的情况下,可能会做争取别人信任的事情。我比较认可的做法是......

阅读全文>>
2009年05月13日 09:50

30幅画 读懂灾区孩子的内心

30幅画 读懂灾区孩子的内心

发表者:谷歌中国 李开复 ,姚基金 姚明

孩子们总在用各种方式让我们惊讶与感动,尤其是在一年后,当我们重新面对5•12这个沉重的日子时,更是如此。

大地震后,上海的美术老师张贵和奔赴灾区支教。期间,他和其他老师组织孩子们用画笔来表达内心,用色彩和线条记录情感。于是,就有了现在大家看到的这 30 幅稚嫩却充满真情的画作。

姚基金与谷歌中国的很多同事们,都看到了这些作品,并无一例外地被深深触动。是的,只有灾区的孩子们,才会画出如此“雷同”的题材——所有的画作都与地震、与灾难相关。而且,这些画作中经常出现的冷峻色彩、沉甸甸的笔触、呼之欲出的思念,恐怕也绝少在普通孩子的绘画作品中出现。

在......

阅读全文>>